换个角度看中医

天宇3      52阅读

大家好。我们前面的课程从正反两个方面 对中医药的是是非非进行了充分的讨论, 那除了绝对支持中医药和坚决反对甚至取消中医药这两种完全对立的观点外, 那么对中医药的理解是否还有其他的观点和途径呢? 我们本次课就是要讨论中医药是非曲直这一部分的最后一个话题, 换个角度看中医药。希望大家能够 跳出之前的思维定势,换个角度审视、理解中医药。 我想从三个方面来探讨。那么, 第一个方面是 中医、中药与西医、西药不是水火不相容的; 那第二个话题是中医药发展与创新的问题; 第三个是中医药学教育和继承的问题。 那么我们首先来看看第一个问题,中医药与西医西药它不是水火不相容的。 那我们前面讨论过发生在英国的脑外伤治疗的案例, 那么这个案例中是典型的中医和西医合作取得的成果。 假如没有当初英国医生良好的手术,后来的治疗效果恐怕会大打折扣。 如果仅靠英国的西医,当时是无法让病人复苏, 更无法像常人那样,能够站立、行走、生活。 那么回国以后,治疗团队里的中医、西医共同努力,创造了医学奇迹。 实际上,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其目标是一致的, 都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当然,中医药还有一块就是养生保健, 针对一些亚健康的人群进行干预。 那么现代医学也注重防疫学,但侧重在流行病学的调查、卫生条件的改善、 疫苗的接种,及各种隔离措施的实施。 从两者的比较看,西医西药的确随着生物、化学、 物理,乃至数学等自然科学的发展而得到快速发展, 甚至到了基因水平;心脏等器官都可以移植更换。 青霉素、磺胺等药物的发现,开创了抗生素、化学药物的新时代, 使得以前对于感染性疾病治疗更加高效、便捷。 药物的各种新剂型、剂量控制方法都为疗效、稳定性、安全性提供了保障。 那么西医西药在过去的一百多年时间里,成就惊人,我们再回来看看中医中药。 在过去的一百多年时间里,虽然依然涌现出不少杰出的医药学家, 发现了一些有价值的医疗成果。如: 龙胆泻肝丸治疗慢性B细胞型白血病; 从经典的方剂苏合香丸,经改造后开发出的 速效的苏冰滴丸、麝香保心丸等用于心脏病的救急治疗。 最为大家所熟知的,莫过于青蒿素的发明。那么1964年, 越南战争爆发的时候,因为部队经常出没于山间林地, 疟疾是一个非常流行的疾病。那么越南政府 就求助于中国,能不能进行抗疟药物的研发。 中国成立了“523抗疟计划办公室”,通过反复的筛选,最后从 中药黄花蒿里筛选到非常有名的抗疟药, 青蒿素。那么这个黄花蒿实际上早在公元前168年的时候, 就有记载,那么这个记载是发现于长沙马王堆的三号汉墓里面出土的帛书上面写的, 说这个黄花蒿它有治疗疟疾的作用。 那么这个项目的成功,最后是造福了 很多人类。2006年以来,为了克服耐药性,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 用青蒿素的联合疗法(ACT),挽救了80个国家100多万人的生命, 因为在发现青蒿素的过程中起的关键作用,屠呦呦被授予 2011年度拉斯克临床医学研究奖。 在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我觉得她说的非常好。她说: “青蒿素的发现,是中国传统医药学给人类的一份礼物, 呼吁全球开展合作,使中医药 和其他传统医药更好的造福人类的健康”。 实际上,从传统中药里开发出的很多单体例子,还有比如说 延胡索乙素、黄连素等等。那除了中药研究取得的成果以外, 针刺麻醉机理的研究同样取得不少成果。 但这并不能说明,西医西药形势就一片大好, 那么发展过程中就没有问题,而中医中药 就没有更大的发展空间。那么由此我们引出来第二个话题, 中医药发展和创新的问题。 从单位药物来说,板蓝根在中国可谓是家喻户晓。 每次流感来袭,很多人都自觉储备板蓝根冲剂等药品。为什么呢? 因为这个中药它确实能够治疗头痛、发热等感冒症状, 而效果不错。但是,按照现在医学的标准来评价, 无论是板蓝根的提取物还是其化学成分、 体外抗菌抗病毒的效果均不理想, 根本无法证明其有多大的效果。 但是,临床使用的时候,的确能够缓解人的发热、头痛、感冒症状。 原因何在呢?当然现在我们已经有了初步的研究发现。 可能是口服以后,通过人体的代谢物 激活人体的免疫系统而起作用的。但这个案例,从这个案例不难看出 中医药,它是以临床为基础, 实验室的研究同样应该考虑临床的用药习惯, 而现代医药试验研究,可能背离了这些基本的原则,弄巧成拙。 创新,必须要在继承的基础上合理的进行, 否则的话得出的科学结论并不科学。 我们再谈谈上海交通大学 医学院利用中药治疗白血病研究的案例。 大家都知道砒霜是剧毒,三氧化二砷是主要的毒性成分, 中毒量大概是5毫克到50毫克。 那么也就是,之前在《就这样被慢慢毒死》一文里面提到疑似拿破仑的死因。 据传在中国古代, 也常常作为一个害命的手段之一,那人们常常谈砒霜色变。 但上海交通大学王振义教授、陈竺领导的科研团队 却从中医砒霜治疗白血病疗效入手,深入研究三氧化二砷 结合全反式维甲酸治疗白血病,使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患者 “五年无病生存率”从25%跃升至约95%, 创造了目前是全世界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 标准疗法。并因此获得了全美 癌症研究基金会颁发的第七届圣捷尔吉癌症研究创新成就奖。 而复方中药尚未完全开发的处理, 尽管临床用药大多数情况下用的是复方中药。但由于中药成分复杂, 复方药物有效成分及作用机制均难以研究清楚, 这常常是西方不相信中医药的根本原因, 但中医药界坚信中医的语言对复方作用机制的阐释, 用比较准确一点的现代语言来解释的话,叫复方中药是多成分、多靶点。 那么不同药物之间,常常扮演了不同的角色。 在别的学者为了维护科学精神而专注攻击 和批判中医药缺乏科学依据说不清道不明的时候, 还是陈竺、陈赛娟等领导的科研团队,通过现代科研手段,从化学成分、 药理作用机制等角度,分析研究 一个临床治疗白血病有效的中药复方。那么这个复方主要是有雄黄、青黛和丹参组成的。 那么发现雄黄里面的生化和物是该复方的君药, 直接攻击白血病细胞里的癌蛋白受体。 而青黛里面的靛玉红是佐药, 主要是减轻君药的毒性,同时还能够减慢癌细胞的生长速度。 丹参里面的丹参酮是臣药,它在一定程度上 能够恢复那些能够阻止白血病细胞扩散的这种代谢途径。 靛玉红和丹参还一起发挥了使药的作用,他们通过提高细胞末上的 通道蛋白基因的表达水平,增加通道蛋白的数量, 来促使癌细胞吸收更多的生化合物。 那么这一篇研究论文发表在2008年3月25日的美国科学人月刊上面, 2008年3月26日出版的Nature杂志以“古老药方的现代阐释” 为标题,对该研究成果进行了点评。 它是这样说的:“这项研究解释了一个临床疗效很好的 中药复方主要成分的分子作用及其系统作用机制, 对于中国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的沟通,具有重要的意义。” 那么,这才是以科学的态度 继承、发展中医药,为后来 提供不仅仅是成果,而更是一种科学的思路。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的研究是在遵从 中医自身的规律和认识的基础上, 科学、合理的设计实验方案,精心研究而获得的。 但目前大多数情况下,对于中医药的研究是按照西医西药的思维方式进行的。 不考虑中医自身的特点,因而常常 得不到恰当的结果,甚至没有结果。 所以,接下来我想要谈第三个问题,关于中医药教育和传承的问题。 在经历了北洋政府、民国政府两次反对中医药风波以后, 新中国成立之初,尽管也有人干扰中医药的发展, 但在毛泽东等老一辈的坚持下,中医药重新获得了传承和机遇。 但由于教育体制的问题, 在中医药学的教育和继承方面面临了新的问题。 统一的现代化教育方式,在一定程度上, 与中医药教育特点产生了矛盾。 中医药传统的教育方式是师傅带徒弟,手把手传承的模式。 尽管一个医生学成可能需要5到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这样 特别于注重临床的基础和经验。但由于中医并不像现在医学那样标准化、 可视化,而目前类似西医的这种教育方式 难以培养出来真正的优秀人才。 更严重的是,教育体系设置极不合理。 例如某中医药大学在2014年制定的五年本科教育规划里,就可以看到 中医课程仅占33.8%, 西医课程占了39.4%。 难怪有人评论,“中医药的高等教育追求中、西医兼顾,导致学生 中医不精、西医不通,他们走上社会后,反而可能因 中医治疗效果不好而导致人们不信任中医,这就是 老中医所说的‘培养中医掘墓人’的中医高等教育。” 好在管理部门已经注意到这种现象,重新启动了这种“师徒相承”的教育方式, 而且抢救性发掘一些老中医的经验和技术。 那么,这还没有触及到教育体制的全面改革。 我想强调的是,中医药首先应该继承好, 在此基础上才能做好创新和发展工作。 如果不能坚持中医药特色思想、特色诊疗手段 的继承,以西医思维模式来改良中医药, 只会是东施效颦,糟蹋中医药,浪费资源! 所以,仅仅停留在争论中医中药是否科学,纯粹是 浪费时间。倒不如花些时间读懂中医中药,研究中医药, 发展中医药,这才是真正科学家该做的事情。 好,本次课的内容我们就结束了。

   52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