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属加工资引发的“血案”调查:工资模式陷阱

思文扫地      618阅读

今天下午刚开完会,一个年轻下属过来找我,说有想法想跟我沟通。我一听挺高兴的,心想有想法是好事啊。不过,因为四点半还有客户过来,所以给他时间不多,就让他尽量长话短说。刚开始有些扭捏,没怎么好意思说出口,但我是过来人呀,一看表情就知道他想说什么。既然他不好意思开口,我就开门见山。我直接问他是不是工资的事情,他点头说是。于是,他就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总结起来有两点:一是跟同学比自己工资低,感觉很失败;二是自己工作也两三年了,都没有怎么变化。我曾经也有这两点体验,但是我始终没有跟领导主动提加工资的事,四点考虑:一是国企薪酬体系很死,提岗调薪难度很大,不是领导一句话就可以搞定;二是时机不成熟,依然处于自身品牌建设期,口碑营销效应还没有完全放大;三是国企薪酬提高最佳捷径是职务提升而非薪酬岗级提升,不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四是加不加工资不在于自己,而在领导的利弊衡量,份量到了自然会做这个顺水人情。我本想跟他说一说,但客户来得早,就此早早结束谈话。不过,我看得出他眼中的失落。送走客户,我一个人静静想了想,现在的我何尝不也有那样的失落?人的欲望是无穷的,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那个时候,脑海里窜出个念头:离开体制去创业。

1.工资模式在移动互联网冲击下渐渐成为“鸡肋”

创业是个热门话题,而且身边不乏这样的人来邀请我创业。他们之所以邀请,是因为我能给他们提出建设性意见。而且,双方价值观比较接近,容易沟通、相处。晚上在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未来怎么走,是走,还是留?在具体分析,到底是什么因素驱动我做这样的决策?冷静分析后,只有一个原因:收入。虽然我在中层岗位,但薪酬基本是固定的。如果想要再跨越,唯一途径就是晋升。说实在的,我在单位走到这个地步已经算是烧高香,在往上走就需要强大资源力量去运作,而我没有这个条件。这条路至少在未来几年行不通,而且现在国企经营指标压力非常大,每年收入和利润指标刚性增长已经让人喘不上气来,遥遥无期,看不到头。我也想涨工资,可我又能对谁说?

不过,树挪死人挪活,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在人民币贬值和物价上涨的双重压迫下,我采取投资、理财方式来对冲货币贬值与CPI的负面影响,同时也实现货币现金的保值增值,但依然无法打消我内心对未来的恐惧:移动互联网经济的造富效应让传统工资模式陷入尴尬境地,犹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传统工资模式是线性的,处于一种稳定状态,与工作经验丰富度和专业化程度呈正相关关系,简单来说随时间增长,尤其是国企更为突出。但在移动互联网经济下,人与人、与物连接成本非常低,沟通效率和交易频率也非常高,个体的链接性和影响力比以往任何时候增加地要快,甚至呈爆发式的,从而具有更加广阔的想像空间。网红经济的出现其实就是移动互联网经济的产物,巨大财富效应吸引很多年轻人涌入。工资对他们来说,已经毫无疑义,直播平台收入、广告代言收入、活动出场费收入等等,相比工资收入呈爆炸式指数增长。但是,对大部分人来说,工资是生活的重要保障。然而,在人工智能爆发所引发的社会分工格局的大改变,新的趋势已经出现,尤其是那些已意识却无力改变的人最是痛苦和焦虑。

2.用“时薪”让你重新认识工作效率的重要性

我把工资看作是“鸡肋”,估计很多人看到后会选择用吐沫星子喷死我。在喷我之前,咱们先做个测算,算算你的时薪是多少?其实,我们通常只关心月薪、年薪多少,很少关心时薪。不过,算时薪是个非常有意思而又特别吃惊的事,因为你在算的过程中可以清楚你的财务状况和工作习惯。计算公式很简单,时薪=(全年工资—工作开支)/投入的工作时间。全年工资用税前工资金额,工作开支包括房租或房贷、误餐费、交通费、着装费、通讯费、应酬费等;投入工作时间=8+交通时间+加班时间,请务必算仔细你花在工作上的时间。我算了算,当下时薪水平仅为51元,着实惊吓不小。如果有兴趣,也可以算算自己时薪,顺带告诉我看到数据后有什么样的感受。

所以说,在工资收入相对稳定的前提下,要想提高个人时薪,可行的就是缩短投入的工作时间,其关键提高工作效率。不提高工作效率,而选择牺牲时间去加班完成工作,看上去是个不错注意,因为你按时完成任务,但背后的损失却是双重的:降低时薪与消耗时间。或者,有人说可以缩短交通时间,但代价是增加房租成本(单位在市区的,尤其是一线城市),你懂的。所以说,今后在听到老板或领导天天嚷嚷要你们提高工作效率时,如果还是那种无所谓的态度,甚至还抵触,我只能说你真的没“救”了。

3.工作思维挣的是现在,股权思维赚的是未来

当万科推行合伙制时,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事,如今的资本回报率增速高于劳动力回报率增速。这意味着什么?有两层意义:一是传统工资收入模式开始不适应新的环境,存在变革的可能性,方向是股权收入模式;二是人才价值和地位开始凸显,以资本为纽带的传统雇佣关系发生变化,逐步向合伙人制演变。这两个方面的意义是相辅相成的,合伙制的收入模式就是股权模式。我不知道大伙有没有理解?这也是趋势,无法逆转。所以,趋势的到来往往会引发行业的动荡,动荡越厉害,行业重新洗牌时机就到了。对个体而言,替代性越来越强,工资收入不仅没有了保障,反而是个职场陷阱,因为大家都习惯温水煮青蛙。

探其本质,工资模式的内核就是打工思维,而打工思维下强调的是当下的价值对等,我出一分力获得一分收入,但往往是你出力创造的价值远高于你的工资。在雇佣关系下,公司老板承担大部分风险,而雇员承担较小风险,收益与风险永远是对等的。你追求安逸的工作生活,就只能获取相应的工资。但股权模式不同,它从雇佣关系转变为企业控制者或参与者,承担更多风险,而风险更多来自未来。当未来具有非常大的想像空间时,可以牺牲当下的短期利益,这也是为何现在很多大企业的高管离职创业。

股权模式听起来非常好,但与普通人来说距离还是比较遥远,所以我这里只想强调一种股权思维。股权思维核心在于把自己当作投资人,用投资眼光审视日常工作和生活,最常见的就是购买理财产品,不过我还是比较喜欢投资股票。在二级市场投资股票,其本质就是买这家公司的未来,但最关键的是大趋势已经到来:房地产经历三十多年发展,其使命价值基本得到实现,而举起新的大旗的就是资本市场,尤其是股票市场。国内未来资产配置方向将从房地产转资本市场。我现在所做的便是做好“曲线创业”,在二级市场选择未来具有爆发力的行业和上市公司,照样可以做到股权收益,增加自己的生活保障。

最后想说的是,我为什么用“血案”和“陷阱”这两个词,因为我想有种警示或警惕作用,一是对已经在职场拿工资的人,稳定工资将变得不在稳定,需要时刻准备着;二是对在找工作的人,选择一份好的工作衡量标准不仅局限工资高低,而是你能学到多少本事。另外,文章里所提到的趋势未必正确,或许根本就是错误的,关键在于你怎么去看待这个问题。

   618阅读
目前尚无回复
登录 后发表评论